栏目导航

news

体育新闻

主页 > 体育新闻 >

东北大老虎落马记:厅级“黑老大”敛财百亿坐拥2714套房…

发布日期:2022-02-14 11:08   来源:未知   阅读:

  3月27日晚,央视播出《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专题片第2集中,辽宁大连徐长元涉黑案获得详细披露:

  有热心网友算了一笔账:假如打工人辛辛苦苦一个月到手3000块工资的线万年……贪官敛财的速度,实在是超过了普通人的想象。

  手下打手曾挑断别人脚筋,逼大货车司机剁下手指,逼人在高速公路上跳车而亡,有人受不了试图喝农药自杀,送医后仍被徐家人折磨,成为终身残疾。

  “我永远记得那一幕:1972年我17岁时的一天,病重的母亲给两岁的五弟喂完奶后,拉着我的手嘱咐道,一定要把弟弟妹妹照顾好,我含泪点头,她就去了……”

  而作为主政一方的市长、书记,他把自己的主政范围视作“家天下”,虹吸着周遭所有的社会资源,是典型的“双面人”。

  那时的他吃苦肯干,18岁就因表现突出受到组织重用。29岁,任庄河县包装制品厂厂长;39岁,成为庄河市市长助理。

  按说,作为一个穷苦出身体会过人间疾苦的年轻人,通过自身努力拼搏获得了组织认可,接下来应该更珍惜自己的政治前途才对。

  在得知该市工业物资总公司准备拍卖后,他授意二弟徐长发参加竞拍,并以99万元的价格竞拍到了产权。

  同年11月,在没有经过土地评估程序的情况下,徐长元授意有关部门,把徐家上缴的94万元企业竞拍款,作为土地出让金收下,并开具了发票。

  就这样,短短3个月,徐长元利用自身权力影响一款两用,低价攫取了家族资产的第一桶金。这桶金,后来以三弟徐长波的名义成立了长波物流公司。

  2008年6月,徐长元特意交代弟弟,“长兴岛有几个项目挺好,你与王守宽联系,为了避嫌,你不要出面,如果哪个环节上卡住了,让他直接来找我。”

  之所以会相中商人王守宽来当“白手套”,是因为在徐家人眼里“老王这人不吃独食,有眼力见儿,有钱大家赚。”

  而这个“有眼力见儿”的老王后来却在看守所告诉记者:此生最后悔就是认识徐氏兄弟了,肠子都悔青了。

  出事了才知道后悔,也太晚了吧。根据调查,当时面对巨额利益诱惑,王守宽喜出望外,主动配合徐长元上演了一出“瞒天过海”。

  在徐长元运作下,招商局安排专人协助王守宽的衡逸公司公然造假,由“内资”摇身一变成了“港资”,骗取长兴岛管委会借资3.28亿元。

  2010年7月,王守宽又提出想提高奖励金额。出于“共同的利益”,徐长元再次打破规矩,在未组织召开管委会常务会议的情况下,将奖励比例提高。

  徐长元粉墨登场。他私下找到了国土局运作,把长兴岛临港工业区管委会名下的国有土地使用证变更成了船舶园的。

  这些钱被徐氏家族重复投入到放高利贷、开设赌场等生意中,“庄河徐家”也渐渐成为地方一霸,老百姓避之唯恐不及。

  司机邱某为从非法控制中逃脱,在高速公路上跳车被碾压,其家属甚至在调查组了解情况时,仍忌惮徐家势力不敢出面。

  事实上,早在徐长宝进驻普兰店搞房产开发时,徐长元就指点他,物业一定要自己人干,招保安要找一些“有震慑力的”,“个别来闹事的,也不要客气”。

  2004年,徐长宝成立了大连长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强揽工程、恶意竞标,威逼、恐吓他人低价转让资产。

  竞标前,打手们就在庄河市国土局门口公然威胁竞买人。结果竞拍时,除了徐长宝的人,果然无人敢举牌。

  根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披露,其在职期间,一方面号召干部要在弘扬正气、清正廉洁上做表率;另一面却大搞权钱交易,单在干部选拔任用、企业经营等方面收受的财物就达到9400多万元。

  在生活中,徐长元也是极度奢靡,自2008年以来,每年农历正月期间,他都会组织聚会,大宴亲朋。

  2015年5月,徐长元年满六十,他光速办理了退休手续,随即出任长波集团决策委员会主任,直接领导集团经营管理。

  徐长元、徐长威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徐长宝被判刑25年,徐长波、徐秀敏、徐长发各领刑罚。

  根据官方说法,该案被定性为辽宁省纪委监委查办涉案金额最大、涉案人员最多、涉案时间最长、涉案类型极其复杂的一起官商一体、官黑一炉、商黑交织典型案件。

  根据调查不难发现,徐家能做到20年“树大不倒”,很大原因是徐长元在黑白两道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手段。

  高额补偿价是徐长元之弟徐长威提出,同时时任大连副市长张军又曾多次表示“补偿结果要尽量让长威木材市场满意”,考虑徐、张二人的权势,自己不敢得罪,开了绿灯。

  在徐长元的纵容下,徐氏家族先后实施了非法拘禁、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故意伤害等犯罪行为24起;实施非法讨债、强迫交易等违法行为35起。

  就像港片《古惑仔》中的黑社会一样,家族中的打手孙飞因为暴力犯罪被判刑后,徐长宝会持续为其缴纳社保、补偿生活费。

  但不如港片里大哥的是,徐家并不是线万元赔偿金在内的所有钱,全部都是勒令手下及多名参赌老板凑的……

  “人不能把钱带走,钱却能把人带走。”最终徐长元在狱中流着眼泪说出这句话的样子,正应了中国那句老话:

  我觉得并不是。因为有这样的地方官存在,网上调侃的话确实没毛病,但也正因为此,才更应该把这群贪官揪出来,放在阳光底下晒一晒。

  当看到像徐长元、刘胜军这批横行乡里、欺压百姓的东北“痞霸王”“土皇帝”排着队受严惩时,东三省才变得更有希望起来。

  2018年,中国拉开了新一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帷幕,至今全国累计共打掉涉黑组织3644个,涉恶犯罪集团11675个,抓获犯罪嫌疑人23.7万名。

  2021年,我们更是直接把“推动扫黑除恶常态化”写入了“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里。

  把扫黑除恶抬到如此之高的战略位置,将如此之高位的官员直接在阳光下处刑并公之于众,目的是什么?

  众所周知,中国正以越来越开放、包容的姿态拥抱国际,然而从这几年的美、欧等国对中国的态度来看,当下的中国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挑战。

  更重要的是,扫黑除恶不是做给这些“别有目的”的人看的。而是要给那些被断了脚筋、被逼跳楼的人,给那些被非法手段剥夺了权益的个人和企业一个公允的交代。

  更是要震慑那些将要出伸手还未伸手的高官,正义永存,人民的利益大于一切。也让那些生活在阳光至今尚未照耀的角落里的人民,看到希望。

Power by DedeCms